两男子因在始兴县罗坝镇淋头村非法占用农用地

更新时间:2019-08-19

  2017年12月至2018年4月期间,刘某城在未经有关主管部门审批的情况下,擅自雇请刘某兵驾驶钩机在韶关市始兴县罗坝镇淋头村“大岭坪”等林地进行开挖,将林地原有植被推倒勾埋,用来种植果树。经鉴定,“大岭坪”等山场林种为省级生态公益林(水源涵养林),被开垦面积为109亩,损毁树种木荷、木枫共计3924株,价格认定为人民币36315.44元。韶关市浈江区人民检察院以浈检诉刑诉【2018】287号起诉书指控刘某城、刘某兵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于2018年12月28日向韶关市浈江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韶关市浈江区人民法院经审理,依法作出(2019)粤0204刑初4号刑事判决:1、被告人刘某城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已缴纳)。2、被告人刘某兵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已缴纳)。上列两名被告人的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被告人刘某城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1、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的罪名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认定的基础事实与真实情况有出入,林种和林地概念混淆,非法占用农用地指的是林地而非林种,涉案林地的属性不明确。案涉林地于2003年8月划入省级生态公益林,但案卷中并没有政府相关原始文件。发放生态公益林效益补偿明细表等书证无显示地籍号,不能证明就是案涉林地的生态补偿。2、涉案林地不应认定为109亩,没有扣除坟地、带与带之间的面积、三高农业用地等。3、被告人开垦前的涉案林地的情况没有查清,涉案林地植被的毁坏情况、数量、价值等情况也没有证据证实查清。关于开垦林地的鉴定报告,测算的依据是推算的方法,没有科学性,既然木枫、木荷株数没办法证实,那相关的鉴定也是不准确的。4、本案有罪指控缺乏法律依据,根据法律规定,被告人的行为不符合该罪构成,开垦林地虽然需要林地所有权人或者经营权人同意,但并非当然需要政府的行政许可,涉案林地是集体所有,被告人开垦涉案林地种植果树只需要村里同意,其没有经过村同意,只属于民事纠纷。5、被告人没有毁林开垦,涉案林地没有法律意义上的森林和树林,性质并非生态公益林,被告人只是改变林种、林相,没有改变林地用途,且只是完成打带,尚未种植果树,没有造成林地大量毁坏。7、被告人对涉案林地认识有偏差,主观恶意不明显,该涉案林地是多个村的插花地,该林地没有标识注明是生态公益林。8、即使指控成立,被告人的主观恶性不大,没有犯罪前科,具有自首等从轻处罚情节,且愿意赔偿全部经济损失。

  被告人刘某兵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1、被告人在主观方面没有故意,在其打带之前已经多次咨询刘某城,刘某城出示了三高农业的批条,且刘某兵也不清楚是生态公益林。刘某兵作为雇员,没有能力和义务去审查批条的有效性,其已经尽己所能去履行了注意义务。其是归案当天才知道是生态公益林。2、被告人刘某兵具有自首情节,当庭认罪,其在本案的地位和作用较小,是受雇于雇主,领取一点工钱,属从属作用,是从犯,应减轻处罚。3、刘某兵是初犯偶犯,无前科劣迹,且犯罪情节很轻微,社会危害性极小,愿意主动赔偿被害方。综上,建议对被告人刘某兵免于刑事处罚或者适用缓刑。

  韶关市浈江区人民法院经查,在案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生态公益林效益补偿明细表、造林合同、证明、鉴定意见等证据可以相互印证,形成证据链,证实涉案林地于2003年8月就已划入省级生态公益林,被告人刘某城明知自己无权占用涉案林地种植果树,雇请被告人刘某兵为其“打带”,毁坏原有植被,两名被告人主观上对于非法占用林地、改变林地用途的故意明显,且明知会造成林地大量毁坏。被毁坏林地的照片、鉴定意见等证据,已证明涉案林地被毁坏面积,且是经有资质的鉴定机构鉴定,两名被告人对该鉴定意见亦无异议,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应予以认定。被告人刘某城的行为符合非法占用农用地罪的构成要件。

  被告人刘某兵接受刘某城的雇请,听从刘某城的指挥在涉案林地进行“打带”,在本案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法院对辩护人相关辩护意见予以采纳,依法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刘某城、刘某兵违反土地管理法规,结伙非法占用林地,改变被占用林地用途,数量较大,造成林地大量毁坏,两名被告人的行为已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依法应追究其刑事责任。公诉机关对被告人的指控,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韶关市浈江区人民法院予以认定。被告人刘某城、刘某兵在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属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鉴于两名被告人就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达成调解协议并履行了赔付义务,认罪悔罪,可酌情从轻处罚。考虑对被告人刘某城、刘某兵适用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及对所居住社区造成重大不良影响,韶关市浈江区人民法院决定对两名被告人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对辩护人的相关辩护意见予以采纳。结合被告人刘某城、刘某兵的犯罪事实、量刑情节及社会危害性,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林地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之规定作出判决。

  这是一起典型的非法占用农用地、毁坏林木案件。刘某城在未办理任何相关手续的情况下,雇请刘某兵擅自开挖林地,将林地原有植被推倒勾埋,被开垦山场林种为省级生态公益林(水源涵养林),面积为109亩,损毁树种木荷、木枫共计3924株。在此案件中刘某城、刘某兵的主观意识在主观方面表现为直接故意。此案件有报警材料、当事人供述、证人证言、鉴定意见等证据证实违法行为人刘某城、刘某兵的违法事实,当事人刘某城、刘某兵也对自己的违法行为供认不讳,所以刘某城、刘某兵理当受到法律的制裁。

  近年来,在广大农村地区,非法占用农用地进行违法建设现象屡禁不止,此类违法行为无视国家土地管理法规,造成农用地大量毁坏,生态环境破坏。本案中刘某城、刘某兵,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农用地,社会影响十分恶劣。人民法院依法以非法占用农用地罪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对于遏制此类犯罪行为具有重要现实意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报道本系统工作动态和全市法治宣传动态、传播法律知识、接受法律咨询、互动交流

  报道本系统工作动态和全市法治宣传动态、传播法律知识、接受法律咨询、互动交流真的特马王